中文 | English
當前位置:首 頁-->館內資訊
  • DC-3機頭回昆記
  • 作者:研究部  發布時間:2019-4-22  已被閱讀:1559次

  •  
         2018年11月27日淩晨,一輛加長貨車緩緩駛向位于昆明市中心北京路西側的昆明飛虎隊紀念館,沒人能猜到貨車上裝載的“大家夥”是什麽。等待它的則是爲此期盼了數年的我們。
        貨車上的“大家夥”從大洋彼岸漂洋過海,輾轉而來。它是生産于20世紀40年代,曾服役于駝峰航線的運輸機——DC-3的機頭。隨著吊車巨大的吊臂小心翼翼地將它安放在我們預留的位置時,所有人那顆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
        說起這個“大家夥”,他原來的主人——美籍華人譚永昭先生是不得不提及的。譚永昭先生出生于1933年,18歲到美國,他本人曾是一名土木工程師,因他嶽父熊應祚是滇緬印戰場指揮官史迪威將軍的聯絡官,耳濡目染,因此對滇緬印戰場的曆史産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利用業余時間研究,並利用各種機緣和工作之便收集了大量相關的文物。早在2005年他向重慶史迪威博物館捐贈了4輛二戰時期的美軍戰車及大量珍貴的曆史照片。
        我們昆明市博物館同譚先生結緣始于2007年,那時他通過洛杉矶僑界領袖陳燦培先生聯絡我們博物館,我們熱情地接待了他們。譚先生不會說普通話,我們又不善英語,陳燦培先生幫助翻譯交流,譚先生表示自己有意將收藏的文物捐贈給國內的博物館。之後與譚先生的聯絡和交流是通過研究部主任何江完成的。何江曾到菲律賓留學2年,英語基礎較好。以電子郵件的方式溝通,我們彼此加深了解,譚先生也越來越信任我們。此時,我館正在籌備利用民國時期的老建築尚義街60號籌建昆明飛虎隊紀念館,爲此我館還赴美拜會了陳納德將軍的遺孀陳香梅女士。2009年,譚先生第一次向我館捐贈了軍服、戰旗等一批二戰時期的文物資料。2010年,譚先生又委托美籍華人陳燦培先生向我館捐贈了經緯儀等文物。
        後來,我們與譚先生像朋友一樣,保持著郵件往來,他回中國,無論是哪裏,我們都會去拜訪他。他告訴我們,之前他在一個礦區作建築設計師的時候,買到一架曾經服役于駝峰航線上的DC-3飛機,想要捐贈給昆明,爲此他還專門請人對飛機進行了清理。由于飛機體積太大,他請人對飛機進行了切割,僅保留了駕駛艙和部分機身。要知道能在半個多世紀後找到一架當年的飛機是多麽不容易的,更難能可貴的是譚先生有意向將它捐贈給我館。昆明是駝峰航線的起點,是抗戰時期重要的軍事樞紐,讓飛機又回到70多年前曾經服役過的昆明,這是一個多麽令人振奮的消息。我們欣喜若狂,爲迎接DC-3飛機頭的到來做著准備。
         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經常回國返鄉的譚先生不怎麽回國了,我們發送的電子郵件也有很長一段時間石沉大海。老人家怎麽了,我們直犯嘀咕,不免有些擔憂。2015年,我館副館長班文、研究部主任何江借到美國洛杉矶出差的機會聯系上譚先生並到其家中探望。原來譚先生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身患重病,一直在家醫病養病。看到走路顫巍巍的他,我們很難過。譚先生卻十分樂觀,硬是在兒子的陪同下拄著拐杖帶著班文、何江去看已經清理好的飛機頭。
        機頭長約6米,高和寬都差不多3米,切割是從飛機兩翼處進行的,保留了完整的駕駛艙和部分機艙。飛機表面被重新塗裝爲灰色,1個引擎和螺旋槳也保留了下來。
        DC-3(Douglas DC-3),是美國道格拉斯公司研制的一種固定翼螺旋槳驅動的客機。它的飛行速度和距離改變了20世紀30- 40年代的航空運輸業。對航空業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持久影響使它成爲最重要的運輸飛機之一。
         DC-3裝配有2台900馬力的柯蒂斯-賴特引擎,性能比前代的飛機更穩定,運作成本更低,維修保養容易。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DC-3曾被盟軍征召爲軍機作戰,DC-3有許多種不同的型號,軍用運輸機被稱作C-47,DC-3和C-47曾承擔駝峰航線中國戰場運輸任務,被視爲盟軍取勝的功臣之一。
        可能是譚先生的善心感動了天地,又興許是他那樂觀頑強的毅力戰勝了病魔,之後譚先生的身體竟奇迹般好轉,雖然腿腳不再靈活,但他又可以到處行走。2017年,我館李曉帆副館長借赴美學習培訓機會,又到洛杉矶看望了譚先生。譚先生協夫人又親自陪同去現場查看機頭。進入到飛機的駕駛艙,可以看到,艙內保存得很好。
        飛機的運輸,譚先生一直考慮讓他美國的朋友來完成,他們計劃把機頭通過集裝箱海運運到上海,讓我們到上海進行接收。將這麽一個龐然大物從美國運到中國的難度可想而知,我們也盡我們所能,溝通海關、文物部門爲機頭的順利運輸提供協助。譚先生的美國朋友在得知機頭在打包、運輸、入關、清關等各個環節中的困難後,放棄了。面對這麽多棘手的問題,我們迎難而上,主動向譚先生提出,讓我們來負責運輸。
        但,這不僅是我們,也是海關遇到的一個新課題。我們咨詢了昆明海關、上海海關,大家都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不知道該怎麽辦理,也毫無先例可循。我們向昆明海關咨詢了多次,軟磨硬泡,最後昆明海關專門開會討論,建議我們按照飛機模型的品名來報關。
        另一個難題出現了,按照海關的規定,我們昆明市博物館沒有進口資質,我們無法辦理物品的進口。經過和雲南省博物館協商,在省文物局的支持下,省博物館全力配合我們辦理相關手續。
        准備工作就緒,下面就是要找到一家從海外打包、海運、清關到國內運輸並起吊到位的國際貨運公司,經過我們多方詢價,對比了數家國際貨運公司的方案、資質,選擇了上海美設國際貨運公司。
        2018年10月中旬,DC-3機頭和引擎被打包好,放入框架箱。21日,裝有機頭的貨船從洛杉矶海港啓程出發了。11月12日貨船到達上海港,開始辦理清關手續。最終機頭和引擎是以舊“飛機模型”的品名進行報關,並交納3789.95元的稅款。在上海稍作停留後,飛機頭由一輛長17.5米的卡車轉運昆明。11月24日,卡車載著機頭到達昆明。因爲昆明飛虎隊紀念館地處市中心,17.5米的大卡車無法直接運輸到指定地點,機頭在昆明涼亭貨運中心又被起吊轉運至一輛稍小的貨車,等待辦理入城手續。11月26日晚12點後,貨車終于被允許入城了。和貨車一同到達還有吊車。我們指定的擺放機頭的位置是昆明飛虎隊紀念館北面的一片空地,由于紀念館三面都在進行建設施工,這塊空地被建設單位從外面圍擋起來,運輸機頭的貨車只能停靠市中心主路北京路上,通過吊車將機頭和引擎高高吊起越過圍擋安放到指定位置。博物館副館長楊宏偉、辦公室主任尹戟等人早早就在此等候,指揮著吊車小心翼翼地將機頭和引擎安放在預留位置。27日淩晨,所有的工作結束了。70多年前從昆明巫家壩機場起飛的飛機,以這種奇特的經曆又回到了昆明,最終安家在昆明飛虎隊紀念館。
        聽到這個令人激動的消息,譚先生在郵件上回複,他可能隨時會過來看看,因爲之前他對飛機頭能順利運達昆明基本不抱什麽希望,他甚至擔心運輸方會在搞不定事情的時候扔下飛機頭不管了。兩周後,他在一位台灣朋友的陪同下來到了昆明,這次他又給我們帶來了1張二戰時期原版的駝峰航線飛行地圖、DC-3型飛機操作手冊以及一些曆史照片。譚先生說這張地圖是在飛機買回來後,在駕駛艙發現的,而機頭上的序列號也說明了,這該架飛機就是曾在駝峰航線上服役的飛機。
        仰望天空,一片祥和安甯。如今,入藏我館的DC-3機頭靜靜地伫立在那裏,等周圍的建設項目完工後,它將重新與世人見面,它會時刻提醒著大家,不能忘記半個多世紀前,這片天空曾經曆過的腥風血雨……
     
     
  • 博物館概況 | 常設展覽 | 市博收藏 | 本館資訊 | 文博集萃 | 訪問[9128017]人次
  • Copyright(c)2009-2016:Kmmusenm.com 2016 昆明市博物館   地 址:雲南省昆明市拓東路93號
  • 滇公網安備:53011102000142號  備案:滇ICP備09004979號  雲南網警 網絡報警
  • 關注官方微信